當前位置:首頁 > 資訊中心 > 軸承新聞 > 雙飛軸承信披或存“硬傷” 原董事長“出走”變“對手”

站內搜索

  • 瓦房店軸承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招聘
  • 手機掃二維碼資訊頻道

    軸承人才網資訊頻道

    手機掃二維碼即可獲知最新消息哦!

    軸承新聞

    雙飛軸承信披或存“硬傷” 原董事長“出走”變“對手”

    作者:軸承人才網更新日期:2019-12-04 17:39:17來源:軸承人才網

    【字號: 【我要打印】
    文章概況:雙飛軸承信披或存“硬傷” 原董事長“出走”變“對手”

    嘉善,浙江嘉興市下轄的一個縣級城市,當地軸承生產企業實現產值已超20億元,產量占全國70%,而即將登陸資本市場的浙江雙飛無油軸承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雙飛軸承”)便位于這座城市。

    反觀其身后,雙飛軸承卻隱含一系列問題。在財務數據方面,前五客戶銷售額、勞務派遣員工工資、銷售費用中的職工薪酬均存在前后“矛盾”的情況,其信息披露或存“硬傷”。令人唏噓的是,雙飛軸承與競爭對手曾是“一家人”,且多年前原董事長曾“出走”變“對手”,而對于這段往事,雙飛軸承卻“語焉不詳”。

    一、財務數據“打架”,職工薪酬“縮水”

    2017年,雙飛軸承曾“折戟”于上市之路。

    截至目前,雙飛軸承總共更新過四份招股書,簽署日分別為2016年1月28日、2017年3月27日(以下簡稱“2017年招股書”)、2018年12月10日(以下簡稱“2018年招股書”)、2019年5月30日(以下簡稱“2019年招股書”)。

    然而,在不同版本招股書之間,披露的銷售額數據卻不一致。

    據2017年招股書,2016年,雙飛軸承對前五客戶銷售總額為7,222.71萬元,其中對第二大客戶FULLCO INDUSTRIES INC 及富爾科(昆山)貿易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FI公司”)、第三大客戶煙臺大豐軸瓦有限責任公司(以下簡稱“大豐軸瓦”)、第四大客戶合肥波林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波林新材料”)的銷售額分別為1,688.17萬元、1,361.16萬元、989.35萬元。

    但據2019年招股書,2016年,雙飛軸承對前五客戶銷售總額卻為7,311.46萬元,其中對FI公司、大豐軸瓦、波林新材料的銷售額分別為1,669萬元、1,463.33萬元、995.1萬元。即對上述前五客戶銷售總額,2019年招股書與2017年招股書披露的數據相差88.75萬元;而對上述三大客戶的銷售額,2019年招股書與2017招股書披露的數據,分別相差19.17萬元、102.17萬元、5.75萬元。

    據2017年招股書,2015年,雙飛軸承對前五客戶銷售總額為5,780.31萬元,其中對第一大客戶FI公司的銷售額為1,770.36萬元。

    但據2018年招股書,2015年,雙飛軸承對前五客戶銷售總額卻為5,796.97萬元,其中對FI公司的銷售額為1,787.02萬元。即上述客戶的銷售額,2018年招股書比2017年招股書披露的銷售數據多出16.66萬元,從而導致2018年招股書披露的前五客戶銷售總額,與2017年招股書披露的數據也多出16.66萬元。

    除了前五客戶的銷售額數據“打架”,雙飛軸承的員工薪酬也出現類似疑云。

    2015-2018年,雙飛軸承存在勞務派遣用工現象,勞務派遣員工崗位包括了包裝工、勤雜工、拋光工、清點工、整理工。

    據2017年招股書,2015-2016年,雙飛軸承的勞務派遣員工人數分別為129人、61人,當年勞務派遣員工工資分別為623.41萬元、315.99萬元。

    但據2018年招股書,2015年,雙飛軸承的勞務派遣員工人數為129人,當年勞務派遣員工工資卻為586.92萬元,即比2017招股書披露的數據“縮水”36.49萬元。

    而據2019年招股書,2016年,雙飛軸承的勞務派遣員工人數為61人,當年勞務派遣員工工資卻為294.62萬元,即比2017年招股書披露的數據“縮水”21.37萬元。

    除此之外,據2017年招股書,2015-2016年,銷售費用中的職工薪酬的金額為913.92萬元、1,253.94萬元。

    但據2018年招股書,2015年,銷售費用中的職工薪酬的金額卻為867.35萬元,即比2017年招股書披露的數據“縮水”46.57萬元。

    而據2019年招股書,2016年,銷售費用中的職工薪酬的金額卻為1,202.19萬元,即比2017年招股書披露的數據“縮水”51.75萬元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上述幾版招股書顯示,考慮報告期內的會計政策變更、會計差錯更正及合并范圍變化等因素,對上述數據“打架”現象,或未產生影響。

    一連串財務數據“對不上”,產生重重“疑竇”之外,雙飛軸承或還掩藏著一段與其競爭對手的往事。

    二、與競爭對手曾是“一家人”,原董事長“出走”變“對手”

    實際上,雙飛軸承的歷史,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。

    據股本演變情況說明資料,1988年5月27日,雙飛軸承的前身,嘉善金屬塑料自潤滑軸承聯營廠成立,隨后在1989年6月,其申請變更名稱為“嘉善縣無油潤滑軸承廠”(以下簡稱“軸承廠”)。

    據2019年招股書,中國生產自潤滑軸承的企業,主要集中在浙江嘉興地區。目前中國生產規模最大的三家中高端軸承企業,為浙江長盛滑動軸承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長盛軸承”)、雙飛軸承、浙江中達精密部件股份有限公司。而上述雙飛軸承與長盛軸承,均位于嘉善縣。

    據2019年招股書,雙飛軸承的主要產品包括了SF系列軸承、JF系列軸承、JDB系列軸承、FU系列軸承、其他系列軸承及復合材料。

    而據長盛軸承招股書,長盛軸承的主要產品包括了金屬塑料聚合物自潤滑卷制軸承、雙金屬邊界潤滑卷制軸承、金屬基自潤滑軸承、銅基邊界潤滑卷制軸承、非金屬自潤滑軸承及其他軸承。

    因此,雙飛軸承稱,長盛軸承的產品大類與應用領域與其基本相同,列為可比同行,具有可比性。

    不僅同處一地,產品也高度相似,長盛軸承或可謂是雙飛軸承最大的競爭對手之一。然而,它們的關系卻不止“競爭對手”這么簡單。

    據長盛軸承招股書,1995年6月14日,長盛軸承的前身嘉善長盛滑動軸承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長盛有限”)正式成立,長盛有限由雙飛軸承前身軸承廠與自然人王長盛共同投資設立。

    據長盛軸承上市法律意見書,彼時,軸承廠以土地使用權及代付款進行出資,占注冊資本的43.3%。其中土地使用權出資32萬元,一直由長盛有限占有、使用、收益,并于2000年12月過戶至長盛有限名下;而代付款已于1996年10月由長盛有限償付完畢。

    1995年的軸承廠,其股權結構構成,為范涇鄉政府、孫志華、周引春等105名自然人。

    周引春及孫志華為何許人?據2019年招股書及長盛軸承2018年年報,周引春系雙飛軸承的控股股東、實際控制人之一,擔任董事長兼總經理;而孫志華則系長盛軸承的控股股東、實際控制人,擔任董事長。

    據長盛軸承上市律師意見書,1999年3月,軸承廠將其持有的長盛有限股權,以136.7萬元的對價轉讓予王長盛,而該筆股權轉讓款,軸承廠于2013年前才全部取得。

    也就是說,1995-1999年期間,雙飛軸承的前身軸承廠,曾是長盛軸承前身長盛有限的二股東。由此追本溯源,雙飛軸承與長盛軸承二十多年前曾是“一家人”。而在雙飛軸承2019年招股書中,并未提及這一段往事。

    然而,讓雙飛軸承“閃爍其辭”的往事并不止一段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據長盛軸承招股書,長盛軸承的實際控制人、控股股東及董事長孫志華,在1989年9月至1995年5月,曾擔任軸承廠廠長;1995年5月至2000年8月,曾任軸承廠董事長;2000年8月至2003年10月,曾任雙飛軸承董事長。而2001年5月開始,孫志華還開始在長盛有限擔任副董事長等職位。

    也就是說,2001年5月至2003年10月期間,孫志華不僅擔任了雙飛軸承董事長一職,同時還兼任了長盛軸承前身長盛有限的副董事長一職。

    據股本演變情況說明資料,2003年9月,經股東大會同意,孫志華將其持有的雙飛軸承股權,悉數轉讓給周引春等人;而該項股權轉讓之前,孫志華系雙飛軸承的控股股東,持股33.82%。

    據長盛軸承上市律師意見書,2003年10月,轉讓雙飛軸承股權后,孫志華也不再擔任雙飛軸承董事長。而對于孫志華“出走”雙飛軸承的理由,長盛軸承解釋,一為與雙飛軸承其他高級管理人員經營理念不同;二為孫志華當時陸續擔任長盛有限副董事長、董事長等職務,需將精力投入到長盛軸承。

    但是,孫志華“出走”前,超兩年的時間,同時在雙飛軸承及長盛軸承前身分別擔任董事長、副董事長的職位,話語權可見一斑。而孫志華這對兩家企業早期核心技術形成及經營決策等方面,產生過何種影響?不得而知。

    據長盛軸承上市律師意見書,雙飛軸承及長盛軸承均主要從事“自潤滑軸承的研發、生產及銷售”,因此二者產品及業務相似度高。

    或許出于這層考慮,2003年9月,雙飛軸承曾與孫志華及長盛有限等,簽訂了一份《浙江雙飛無油軸承有限公司股東轉讓出資協議書》,該協議主要內容包括了:出資轉讓后三年內,雙飛軸承與長盛有限等,雙方都不得與對方列出的20家單位發生任何業務關系。

    但上述三年期限過后,曾為“一家人”的雙飛軸承與長盛有限,或不可避免地成為“抬頭不見低頭見”的競爭對手,令人唏噓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據嘉善新聞網及招股書,2013年,嘉善縣干窯軸承協會成立,該協會法人代表及第一屆會長,均系雙飛軸承董事長周引春,辦公場所亦為雙飛軸承公司住所,嘉善縣干窯鎮宏偉北路18號。


    嘉善縣干窯軸承協會成立后,主要負責開展國內外軸承產品市場培育及推廣工作,組織參加國內外市場促銷及展覽活動,開展技術交流、考察、培訓活動,鼓勵會員企業加快技術改造、加大科技投入,形成自主創新機制。且圍繞精密(軸承)機械產業,協助政府做招商引資工作。

    據嘉善縣干窯軸承協會官網,目前該協會的會長單位系雙飛軸承,而其子公司嘉善雙飛潤滑材料有限公司,亦為協會的副會長單位。

    然而,被雙飛軸承列為中國中高端軸承生產規模前三的長盛軸承,且與雙飛軸承同樣位于嘉善地區,在上述協會的會員名單里面,竟沒有長盛軸承的身影。

    兩段上市路卻衍生“兩版”財務數據,雙飛軸承的信息披露或存“短板”;而與競爭對手的一段塵封往事,原董事長竟“出走”變“對手”的過往,又會給雙飛軸承此番上市帶來何種影響?

    本文關鍵詞:雙飛軸承信披或存“硬傷” 原董事長“出走”變“對手” 

    軸承人才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   1、本網轉載其他媒體,目的在于傳遞信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。

    2、如本網所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著作權或版權擁有機構致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系,本網將在第一時間處理妥當。如有侵犯您的名譽權或其他權利,亦請及時通知本網。本網在審慎確認后,將即刻予以刪除。

    3、本網原創文章未經本網允許,私自轉載者本網保留追究其版權責任的權利,轉載請注明來源 軸承人才網 http://www.tynrwp.tw

    編輯:zcjob88 【關閉窗口】
   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详情